朽异录.

我死之日,无树无碑。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源藏】Memoria da Noite · 2

*私设成山,略西幻风。
*基准为邪鬼*白狼。
*架空,原创人物出没。
*长篇,嘿嘿嘿下一更就可以pwp哥哥了我好兴奋啊。
*尽量周更稳定。

(催更与评价跟我的更新效率挂钩的我说真的)


 上篇 1~

————————————————————————

 

3.

 

 

风卷过层层山林,拍响的松涛如同海浪,带动女神银色的冠冕露出它原本翠绿的端倪。

 

点点闪亮的雪屑携带着信使的气息散播在风中。或许是佩罗忒瑞尔的恩典降临,隐藏着暴风之怒的雪云缓缓褪下山巅,月光重新降临在洁白的山峰,将视线所及的林地染上一层皓然的亮银。

 

米达里特倚在巨树被风的根系处将披毯又裹紧些,他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唇,用牙齿撕开上头灰白色的死皮吮着溢出的血液。距离他与信使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大概有一刻,根据月弦的弧度年轻人判断着时间。

 

信使迟到也是常有的事,但通常他们的迟到并不常见。米达里特想着或许这是新的信使太过年轻的缘故。源氏看起来几乎与自己同龄,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又好动又吵闹,若不是他从小到大便听人说那就是神使,米达里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把一个活泼少年跟传说中的使者联系在一起。

 

米达里特记忆中的源氏一直是这幅少年模样。而在部落里也几乎没人说得出到底是什么时候神使发生了更替,又如何换成了一位生长缓慢像是永葆青春的青年人。

 

年轻的信使。米达里特将手中的号角轻轻提起来在眼前晃来荡去。年轻的信使啊,其实在自己尚在襁褓时就已经是那么年轻的少年人了。

 

等待的时间开始显得漫长。米达里特能看到远处镇子上的灯火一盏盏熄灭像是冉冬节时的焰火逝入黑夜。他又想起了那头鹿高傲漂亮的鹿角,在雪地上的信使与黑马与雄鹿齐头并进,却不允许他的族人们插手将其捕获。还有那位山主,有着如同绸缎般皮毛的金睛雪狼,如此华美的生灵。作为他族人的庇护神,却只肯亲近信使,疏远着世俗的一切。

 

米达里特仰起头看着天空,晴朗的月光沿着树枝与积雪的缝隙照在他脸上让他忍不住泛起了阵阵倦意。

 

圣地的边界不会有凶兽,而信使的迟到也让他越来越觉得懈怠,可心态平和。

 

宁静也就在这时诶打破。

 

树枝开始劈啪作响,连带先前被米达里特一起挂在枝头的灯盏一起正摇晃着明明灭灭。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沿着高耸的树冠下坠弄出让人不安的响动。落下的积雪难免钻进他的衣领肩头,融化的水痕浸在人的体温带着冷意,一下就让疲倦的年轻人绷紧了神经清醒过来。

 

皎洁的月光掩不住源氏蓬勃的面孔。

 

链接·P3

链接·P4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7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