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暂时的休息一下。暂时的吧。
源藏外岛田攻。谢谢。
头像@不瞎不正 ❤

【OW/守望先锋/源藏/Nc-17】撕魂。16.~17.

*捏造设定多,一切请以官方为准。


*AU。双黑。
*估计不是什么好设定,就是为了苏兄弟俩。

前略:1~11   11.5~13  14~15

*一篇慢热的相爱相杀。


*这次是咬。还有手套play。(其实悄悄说一句赫总喜欢)


 算了,这坑越来越大,超展开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了OTZ。

 但我知道,我这个人写东西,不看到最后是压根不可能看明白的。

———————————————————————————

16.

 

“清廉潔癖,百合の薫りが。”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麦克雷仿佛听到有清越的筝鸣,卷在半藏缎制发带间,随着云纹滚落的丝质反光渐渐弥散,紧接着视觉上鲜亮的体验之后,那般纤细的白檀香气就开始在他鼻息间蔓延展露出惑人的形状。

 

“你在看什么?”

 

不知何时半藏濡鸦的发色间已经从鬓角开始染上丝丝银白,回首时在雪光的映照下才格外惹眼。

 

“在看你,我喜欢好看的东西。”冬日厚重的云层终究让晴日转瞬即逝,麦克雷觉得天气阴沉已是让他如芒在背,此刻也仍旧让自己保持着诙谐活泼的语气,力图让自己舒服一些。“先前源氏送来的除了西装之外,还有花盒吧?”

 

“花盒?”半藏听到这话微微挑眉,似乎是带着些不解的样子侧目打量着麦克雷。随即他就从对方的着装上发现了端倪。麦克雷原在西装领边预留的花扣上原本是空无一物,此时却正插着一朵尚未完全绽开的白玫瑰,上头还带着些露珠粘在微卷的花瓣边。“他准备了领花?未免附庸风雅了…”

 

但半藏并不赞许源氏的选择,他先是看了看那朵玫瑰,又看看麦克雷,总觉得那样如同晨雾般哀怆的花朵并不适合这个美国人的真实内在。

 

“…说是做过特殊处理,会保持缓慢的绽开,直到会议之前。”麦克雷察觉到半藏眉心微蹙的模样,只是随着半藏在走廊中慢慢地向前走着。

 

尽管组长每走一步都会像是童话中的人鱼一般觉得刺骨生动,但他仍旧执拗的将手杖提在手中,就像是源氏握着武士刀一般珍而重之。

 

“我没有收到花盒,恐怕他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地主之谊。”半藏低头时瞥到自己空当的领上,颓然有些太过单调。

 

天色又在慢慢变暗,时间周而复始。

 

麦克雷能听到空旷走廊里两个人缓慢且踏实的脚步声,除却楼顶狙击手撤出时露出的细小马脚之外,并没有其他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想着,或许岛田并没有收到花盒,但他穿一身肃穆黑西长身而立,外头再罩一件中长的雪披,在迈步间翻动出底下猩红的底,总让他想起那些如石榴花般娇艳的弗拉明戈舞裙。并无冒犯之意,而是麦克雷觉得,或许岛田并不需要领花的装点。

 

而半藏,除却与探员的那次谈话后就恢复了一贯的淡泊缄默。此时也一样只是缓步向前并不多言。源氏大概在半小时之前被人叫走,说是安保方面需要一些事宜确认,不得已才要若头暂时商讨离开片刻。

 

冬季,静谧,消毒水的气味。仿佛所有让人压抑的元素停滞在狭窄的空间内,连时流都在变慢。

 

“我回来了。”源氏似乎是一路小跑回来,脸颊上带着气喘与冷风激出的红色,正调整着呼吸朝两人摆摆手。“抱歉,浪费了点时间,现在已经差不多都安排好了。”

 

“哟,辛苦了。”麦克雷几乎是在看到源氏的第一时间就对年轻的灵雀报以回礼。同时向前迈出一步与半藏错开了些距离。

 

但凝滞的气息仍旧像是某种胶体,附着在三人间把莫名的安静沉溺到每个人耳廓。

 

“太慢了。源氏。”原本同样该有所表示的半藏这时只是眯起了眼睛,标准的寡幸神情比之前愈加浓重,像是对源氏有所不满一般语气带着些责备。“我们等了很久。”

 

“是,组长。”而源氏几乎是与半藏的反应相同,但更多的是适应,以及戏谑的坦然。

 

麦克雷看着这兄弟俩之间的反应,同时对于那些忽冷忽热的疏离感到悚然。

 

天杀的岛田。探员再次再内心诅咒了一句。

 

 “但在出发之前。”

 

尚未及麦克雷有所反应,源氏便将他扯向一边,随即将手背到身后去将原本紧紧系着的胁差刀鞘从腰间拽脱,转而将短刃塞入他的手中。

 

“拿上这个。他们不允许配枪,但武士刀除外,你把这个系在跟我同样的位置,麦克雷,他们问起,你只说这个是装饰,他们不会怀疑个外国人。”源氏的语气坚定,甚至称得上是命令一般的强硬。

 

“这是我的配刀。”源氏率直的眉挑起来,再等不及麦克雷拒绝。

 

“可是…我并不会用刀。”麦克雷踟蹰再三,低头打量着手里的那把短刃。与源氏惯用的那柄胁差龙刃并不是一把,想来像源氏那样爱惜武器的人,就跟自己一样不会将维和者轻易交给他人。

 

与源氏一贯所配的不同。那是一把系着白色勾玉,刀鞘漆黑的短刃,弧度圆润恰似上弦半月。乍看并没有什么出彩,除却古意盎然之外也无甚特别。

 

“你并不需要会使用它。枪械作为武器会在进入时被管制,但是它不会,在我们的文化里,刀也意味着荣誉,你可以保有它,防身的话用起来不会比伞兵刀更麻烦。”源氏没有丝毫的退让,又或许只有这件事上能够勾起这位若头如此真挚的劝诫。

 

“之后我会还你的。”如此麦克雷就不再推辞,收下了这把胁差。

 

“源氏。”半藏轻轻叫了幼弟的名字。“该出发了。”

 

半藏转过身,看着卸下武装的源氏向他走来,带着鲜血与清冽的酒香,一刹间,仿佛又带他回到了多年前京都的暮春。

 

与此同时他注意到源氏衣领上正别着一枝葱郁的月桂,其间点点稀疏的金色花苞点缀其上映衬着深灰色的衣料,像是惨淡的晨星将要被晨曦吞噬一般衰微颓败。

 

那时暮春,饱蘸鲜血的樱花足以将天空燃尽。

 

视线中的挺拔青年已经行至自己身前。

 

如同短暂的时空交错,那些赤色的花瓣卷入脑海让半藏颤栗起来。

 

“你在等我了吧。”若头向着自己笑道,语气游刃有余。

 

源氏说过的话,也几乎跟当年的一模一样。

 

 

17.


点我看超展开。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3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