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个男人高傲美丽的模样。

该如何去用我的喜好与能力描摹他,又该怎么用我的方式证明他与另一个我所挚爱的角色有所关联。

他们是兄弟,背负着一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有担负着背道而驰的手足伦情。

多年之后他来到不再属于自己的高堂明镜,尚未及白发悲切之岁,空挂念风流少年。

薄酒线香,祭的是雀羽手足,跪的是一刃残月。
他没有向家族或者是时间低头,只是愈加的孤僻偏执。狂放不羁。

荣誉成为了他的枷锁,欲情成为了他的罪孽。

如此才能驱使着他随着一院的重樱绽开,染过血色的季节,染过数十年未变的眉眼。

“岛田的主人,回来了。”

而他与他重逢。在胧月夜的高院中。曾经的少年已身如利刃,将他摧垮后却只留下淡淡一句。

“风云际会,你该做出个抉择。”

已经无法杀死对方,已经重新找到了他坠落凡尘的兄弟,甚至被其怜悯宽慰。

那样高傲美丽的颈子,最终暴露在他爱人的胁差下。

空蝉の,にも似たるか。花樱,咲くと见しまに,且つ散りにけり。 
浮生犹若梦,樱花亦似此儚世。樱亦樱花,此刻方见绽咲颜,转瞬之间散却尽。

此刻方见,毋问缘起。

评论
热度 ( 53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