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源氏只用眼睛去看。他瞳孔里布满了绿色的视野,勾错的草海与点缀其间的花。

风吹过山涧,消融了雪与寒霜之后,掩盖在荒凉高原上的白色幕布被揭开原来就是这番景象。

他摘下面罩,阖上眼皮用嗅觉去闻。带着湿润泥土气息的风混合着炊烟中酥油的香气攥取着他的想象。

一切都是活生生的在蓝色的天幕之下展开。多少年过去春夏与秋冬交接,多少年过去白昼与黑夜相错。
但世间万物总是活生生的存在着。
心存欢喜。

他也活着,因为他从未死过。

他的胸口之下属于人类的心脏正在驱动汩汩热血。

风拂过草地,高高低低掀起绿色的波涛,他伸出手摘下最顶刚萌的新芽,就像是年轻时一样,他把草梗塞进自己干涸的唇间。

涩味混着些许的甘甜染上味蕾,仿佛有什么沿着他的咽喉在下滑。风,泥土,牧草与溪流开始构建扎根在他的神经中。

他确认自己还活着。

“我的灵魂得到了宁静。”

他絮絮低语,向后倒去像是一滴汇入海洋的水珠,他让自己倒向绿色的浪涛间。


第一次,源氏感觉到了自由。

评论
热度 ( 31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