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Note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还没理清各种兄弟俩萌点的可能性所以每种都想假设一下。
明天写源氏的小note,这个情景应该是双向单箭头的兄弟俩。
而且半藏年纪还小。而且半藏特别可爱的情况下。
就是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Note。

——————

源氏之于半藏像一个梦境。
那是世界上另一个自己,像源氏那样,就是活成了他活不得的样子。

自由且目空一切,除却源氏自身外再没有任何事可以左右源氏自身。他可以目无旁人可以孤高放纵,甚至放浪形骸快意恩仇。

半藏自认与他的生命中无关风月,可又处处渗透了对方的痕迹与慕情。

源氏替他活成了自由的鸟雀替他带来了城外的风,四月间的落英与七月间绽开的水莲,也由这个顽劣的少年带来搁在他枕前。

那是半藏被家族荣誉所摆布才无法发现的世界。

半藏不明白为何他的手不能朝向对方伸展。
或者他在逃避否认,被家族所束缚的童年中,那被父亲所宠溺的少年,就是梦境与水中虚幻的明月。是美好的,是让人憧憬的。但一碰即碎不容他靠近。

一度半藏甚至怀疑他是劣等的,在面对源氏的灿烂笑容时,他需要保持的长子威严让他感觉自己如此可悲。
他想得到与源氏一般的宠溺和放纵。

他想对源氏说。

“喂,告诉我吧,我该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自由且洒脱的活着。”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