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短打/刀/源藏】 水葬。

十五分钟刷歌惨剧。虐到我自己现在蜷在床上哭。

不要乱听歌,不要乱听歌。

还好我没把楔写下去Q皿Q。


——————————————


夕幕下的街町。

 

风卷过街巷最终卷入如漩涡一般的岛田家中庭。

 

说起来,这一处曾发生过多少这样的故事了?

 

半藏将手中的太刀丢进装着竹漏的水池里,俯身将双手一起泡在池中。

 

“发生过,多少…”他低低的说了一句。“到底…已经发生了多少…”

 

我曾,我曾与某人在这,发生过的虚伪的恋情。那些让人觉得心醉的话语,全部,还未说出口便于黎明一起消失了。

 

“きっと来るはず。”

 

是呀,最终还是到来了。

 

中庭的樱花开着,粉白色一株株像是女子簪头最美的絹。偶尔有些生异,花瓣见鲜红殷透,全然成了如同赤血一般的色彩。

 

“家族统一了,不会再有人生事。”

 

半藏开口对着一泉浊池说道,他向前栽倒,整个人跌入那方修筑精致的池中。他从没想过原来这池这么深,水冷的刺骨。

 

源氏已经向他道过别了,在梦里,变成一条翠色的龙。

 

明明只是梦而已。

 

半藏在水里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手上身上的血污融进池水,被甜腥沾染的花瓣随他沉浮,惹得池中锦鲤争相吞食。

 

锦鲤是不知饥饱的生物。

 

贪婪如人心,不知饱足只要一直吞食,哪怕因此而亡。

 

“我为了这个家族而鞠躬尽瘁…源氏也已经向我道别…一切都结束了。”

 

半藏在池中合上眼,贮在他肺泡间的空气渐渐耗尽。他嗅到水里的血腥,突然也开始觉得饥饿难忍像是那些锦鲤一般去追逐着染血的残樱。

 

“きっと来るはず。”

 

一定会到来,源氏,一定会到来。这个家族与你我的末日。

我为了这个家族奉献我自己的那天。

 

源氏,源氏,源氏。对不起。

 

是你罪有应得,是你背叛了家族。

 

可是,源氏,对不起。

 

我没能把一切结束在开始之前。

 

可这世界上也不再有我。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