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暂时的休息一下。暂时的吧。
源藏外岛田攻。谢谢。
头像@不瞎不正 ❤

【OW/守望先锋/岛田兄弟】 楔 (3)

*捏造设定多,一切请以官方为准

我的天我真的不知道我这是什么状态,感觉脑子里完全被兄弟俩占据了不能自拔。写这对的同好很多我希望能尽量写的不要拖大家后腿吧。

ni们的喜欢跟点赞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弟弟小时候真的是天使啊好可爱好舍不得让他变成熊孩子啊!!!!

哥哥气质典雅一尊花(这什么说法)也真的是…欲罢不能…

我…我说不下去了我要去静静。

前文:楔·1

 

          楔·2

 

———————————————————————————

(六)

 

“愿祈一未央,祷君万岁平安。”

 

五月间悬起了鲤鱼旗,半藏将封着菖蒲与朱砂的锦包系在送给源氏的太刀上,小心翼翼将盒盖封好。朱砂间搀着细细的纸灰,想来半藏的字写得愈发漂亮,用来祈福也正合适吧。

 

刀是差人新锻的,刀匠也是家族内颇有盛名的师傅,这样的刀送给源氏作为男儿节赠礼再好不过。

 

但半藏不知道源氏是否会领情收下这份礼物,近来他总觉得源氏在有意无意与他疏远。

 

“少主,该出发了。”

 

催促的属下在半藏跟前提心吊胆的模样,像是喉咙里含着什么话未曾说明。

 

“先代有的指示,就明说吧。”半藏将怀中抱着的锦盒搁在一边,冲着那人微微颔首。“我知道是命令。”

 

“少主先前经手的交易出了岔子,据说是中转的人调换了货物批次,老爷的意思是在今晚交货的时候…将中转经手的人全部…”属下的话到这就断了,似乎是等着半藏自己领会。

 

“全部灭口,我知道了。”

 

最终还是会踏上无法回头的道路。

 

半藏看了一眼自己封好的刀盒,略一犹豫还是将悬在壁上的弓箭取下,重新调整了瞄准仪的数据,安安静静的随着下属离开了房间。

 

若是再回来带着染血的太刀被源氏撞见,这份礼物就更不会被接受了。

 

岛田半藏十六岁时被授意尝试接管“生意”,除了交涉之外也打理更加见不得人的事,这也是家族传统。

 

中庭的樱花这时已经凋谢殆尽,郁郁葱葱的树枝间源氏正看着半藏从宅子里离开,与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一道走进下沉的夕阳中。

 

“半藏,你这个骗子…”

 

源氏攥起拳头,猛地一拳砸在树干,将腐烂未掉的花托震的簌簌。

 

 

源氏十四岁,想来半藏早已加入社团一年。几乎所有教过源氏的老师都称赞他的天资聪颖。源氏享受着这一切的称赞,却从来没想过自己要成为与半藏一样的存在。

 

岛田家只会有一位继承人,也就只有一个半藏。他是末子,无论如何的天资与强势,只要有半藏,他也就只是末子。

 

并不是怨恨半藏与自己末子的身份,甚至这家族存在与否都与他无关。源氏只是厌恶着他的出身与这样的家族“生意”。

 

记忆还停留在龙祭夜中半藏对他说的那句。“源氏,什么都不用怕。”

 

说着什么都不用怕的你,半藏,那个对我说着睡在你房间的你,是否知道我却在因为你恐惧着什么?

 

半藏再次与那些穿着黑西装的一起离开,在接近天黑的时候抛下他一人留在中庭。而且源氏知道半藏会带着一身脏污的血回来。

 

如果那些血不是半藏的,那就一定是世间最恶的脏污不堪。

 

可如果那些血是半藏的。

 

源氏跃下枝头,顾不得被划破了脸颊逃也似的离开中庭。

 

如果能彻底摆脱岛田家就好了。一旦他想到半藏的血,他就觉得像是在他心中像是被楔入了什么,阵阵钝痛。

 

楔于他跟半藏之间的是家族。

 

也是半藏不得不背负的使命,怎的天生这使命,就与他源氏无关。

 

(七)

 

城中电玩城内喧闹不止,源氏每每来此也算得上掷金颇丰,又跟着里头不少的三教九流厮混,加上岛田家小少爷的名头,难免会因此而名如鹊起。

 

“喂,小少爷,今天打算在这呆多久?是不是你大哥又不在了才这时候溜出来?”

 

“多嘴,说什么不在了!想打架吗!”

 

“不不不,谁能跟您打呀…岛田家的随便一个女人恐怕我们都打不过呀…”

 

“所以滚开,别再来烦我。”

 

十四岁的少年才刚刚开始有了成长的痕迹,骨骼精致兼有灵巧,平日不是没人借着对岛田家的不满来与源氏挑衅,可混在外头的杂鱼又怎么是岛田源氏的对手。

 

源氏用力敲击着手中的操纵杆,眼睛盯在屏幕全神贯注。

 

或者在他心里早就认定除了半藏之外在没有其他人有与他一较高下的权利。

 

一局结束之后源氏摁开街机得分记录看着自己的名字,genji的拼写几乎刷屏,有一瞬间短暂的了无生趣,表面开来拥有一切,对精力旺盛的少年来说那已经是最大的打击。

 

换个地方或许更好,源氏想。

 

离开游戏厅的源氏迅速确定了接下来的目标。他回手摸到背后,出门前他去过半藏房间打开了那个封好的刀盒,他以为那应该是半藏珍而重之的东西。

 

就算是恶作剧也罢,那把刀现在正被他背在身后。

 

源氏眯起眼睛打个哈欠,察觉到或许今天在游戏厅被找茬的次数少了大概跟这把刀有关。

 

他现在就想去见见半藏。

 

源氏翻上屋顶在月光下俯瞰花村的街巷,循着风中的枪声看向远处,像是本能驱使着他辨明半藏所在的方向。

 

半藏的弓术并不比剑道差,实际上相较于近身对刀,他更加擅长用弓箭将敌人结果在靠近之前。

将一切因果扼杀在出现前,也是半藏性格中被谨慎信奉的一条戒律,如今处理纷争是这样,今后轮到他接管一切时也必须这样。

 

非要这样才能守卫家族的荣誉,降低一切外界因素的威胁保护他父辈们所创立基业。

 

但这次半藏只随身携了一把短刃,难免会在这样的近身械斗中吃亏。

 

循风而来的源氏远远地瞧着半藏不在他身边的的光景,他看着半藏利落的逼着仅存的人用光弹夹却因为武器限制不得脱战,他看着重新拾起弓箭释放出龙灵卷过窄巷。

 

“素敵だよ。”

 

源氏赞叹到。

 

那并非是他身前的兄长半藏。却让他忍不住赞叹。那是属于岛田家的半藏,驾驭着龙魂之力向外肃清的半藏。

 

少年胸腔中的阴郁仿佛一扫而空。他再次行动起来,近乎执着的朝着向敌人放出最后一击的半藏靠近。

 

痛恨着什么,开始痛恨着什么。

移不开视线,甚至在胸腔中砰砰作响。

被我所憧憬着的那人,此刻却正在不是我的人面前原形毕露。

 

源氏不能理解。

 

这道不明的感情成为了楔子,仿佛任谁都不能将他与半藏冲散那般钉紧。

                                                           TBC.

评论
热度 ( 82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