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暂时的休息一下。暂时的吧。
源藏外岛田攻。谢谢。
头像@不瞎不正 ❤

【OW/幼儿源跟学前半/短打】喷漆。


大概是不作死不舒服斯基综合症犯了。

脑洞来源 @病娇穹 太太的 一份J(nao)Q(dong)考据

具体点过去看看简直一口好糖刀渣压碎了一起吞吧。

OOC为准。好了核心思想体现在OOC。

——————————————————

*设定为宣传pv间的某一天。总而言之就是个短打博一笑矣。



源氏思考着。既然是半藏请自己出去吃东西,他把通讯器的紧急拨号设成911还是禅亚塔会更好。然而思考了大概有一刻钟,源氏决定把紧急拨号设定了成了电话会议模式。


禅亚塔,天使,911,没两分钟他又在列表里加上了秩序之光,想必用来跑路也是极好的。


源氏这么做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放下过去的人是个正直的人是个没有低级趣味的人。不过那都是他再见到半藏之前的事了。


地点选在了花村中的拉面店。就算是普通食肆公共场所,半藏在发出邀请之前也不得不出于慎重考虑,选择了夜间营业时间的界点。


俗语有云月黑风高杀人夜,可半藏只想着今晚能安安静静的问源氏一句。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是什么让你这么中二敢跟你大哥放E了?”


“那个手术真的那么贵,我又打了你一顿这个不用赔吧?”


半藏只觉得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淌了,之前源氏跟他对刀擦身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在做梦,万一他真是在做梦怎么办。


然而这都没有什么卵用反正事已至此没有意大利炮也只能硬着头皮想特娘的办法了。


拉面店小哥其实一直觉得值夜班是稳赚不赔,顾客稀少时薪翻倍没事还能饱览一下某些夜间OL们的醉态,简直美差。


可今天他对夜间营业的一切好感就这么被无情的碾碎了。


先是一个威压感十足的赤膊纹身男。

后来又来了一个满身轻型机甲的疑似cosplay爱好者。


这都不是重点毕竟这是智能危机后的世界线吗小哥想。


但是当两个人并排坐在台前一起看向他点单时,小哥才意识到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何谓胆战心惊,不管这两个人打起来也好或者他俩合起伙来打自己也罢,总而言之小哥觉得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值夜班了。


酱油拉面或者味增拉面对半藏来说今晚实际上都是吃不出味道的,他甚至觉得他喝的有些头昏了。何况更让他郁闷的是他不过是敲了敲台面问那店员再加一壶清酒,那店员就仿佛见了鬼。


然而就在他等源氏吃完准备去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之前一直搁在腰间武装包里的钱袋不见了。


这TM就很尴尬了。请人吃饭不带钱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其实从进门到两个人点单落座,一共说了不超过三句话。分别是。


“你吃什么?”

“什么都行。”

“可以的。”


然而现在半藏发现自己钱袋丢了,而且从腰带摸到羽织间的暗兜,一毛钱都没有。


这,tm,实在是,很尴尬啊。


半藏觉得内心仿佛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大抵是废了他该怎么张口跟源氏说。“兄弟对不起我忘记带钱了。”


正当半藏犹豫要不要开口,源氏已经付好了帐连小费一起搁在了桌上脸装甲也重新扣了个严实。


“走吧,大哥。”


兄弟两个人终于说了今晚上的第四句话,可喜可贺。


半藏看着走出店门的源氏几乎是想都没想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他该跟源氏再说些什么呢?对那个还再叫他大哥与他一样不再年轻的源氏说些什么才好?


明明是无比熟悉的街道,却让半藏清晰的辨明了物是人非。


他看着走在前头的源氏转身,手中闪出带着金属光泽的抛物线。半藏想。或许一切也就再次结束了吧。


“阿尼甲。这次是我赢了。”


半藏只觉得眼前一黑。


“马勒戈壁的源氏!!!!谁允许你对你大哥扔易拉罐的!!!!!”


“不是易拉罐。大哥,那是喷漆。还有吃饭不带钱的人没资格在半夜冲着请客的人吼。还有我妈也是你妈。”


“……”


半藏这次真的觉得眼前一黑,他需要一个大加。


“阿尼甲还记不记得之前,我在花村里做的涂鸦?既然今晚上是我请客我希望您现在就能还上这份人情。”


半藏看不见源氏面具下的表情,但他似乎也不想去拒绝。


“既然现在花村是宿敌的地盘,我想跟阿尼甲一起,再恶作剧一次。”


源氏的声音闷在面具底下,半藏觉得一定是酒气上来了才熏得他眼前模糊连带着听觉都快不灵敏了。


“好。源氏。”


半藏看着源氏微微歪头,再一次抬手的时候影子被月亮拉的老长。


“还有,大哥,其实你的钱包,在我这,我刚刚在进店门之前偷得。”


“源氏,你这个不长进的兔崽子。”









评论 ( 19 )
热度 ( 125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