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そしてあたしに灼き付ける、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源藏/老年代步车】樱吹雪。

再次刷歌单刷到脑子鼓包。

老年代步车先漂移一波。

也有可能以后哪天写完这篇吧如果有感觉得话虽然我现在就很有感觉。

大概是二十多岁年轻气盛的兄弟俩,我想看他两个亲亲真的我想看他们两个人谈恋爱。/(ㄒ皿ㄒ)/~~

我这个人一般是不开车的,可开起来走哪哪屏蔽,也就不敢开了。

摸了一天鱼我明天也差不多该回头写本篇了…

——————————————————

夜间风起,叩君扉。却盼启门得见,四月樱吹雪。

 

“源氏,告诉我你有没有在听…”半藏的声音已经开始隐隐有些发哑,肩头花绣被散开的长发所遮蔽,若隐若现之间除了静谧的蓝之外搀着点点微红。

 

覆盖在皮肤之上游走的吐息却像是四月间的风雨,逐渐将那些红色浸润。

 

源氏听到半藏的话才肯抬头离开那些刚刚被他弄出的痕迹来。“我有在听,大哥。”

 

 ——

 

只不过是一夜间的风起,中庭的樱花就落了一半。源氏只觉得那些四处逸散的花瓣如雪一般迅速卷过消失,自幼看惯的花平白无故因为那样的风凋落,足够惹得他不快,

 

宅院中并非无人可以排解他的不快,纵使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对他毫无保留,但这种时候除了半藏之外,他觉得没有人可以接纳他。

 

他来时半藏刚刚解开发绳,正跪坐在刀架前擦拭日间浸血的刀。

 

源氏记不清自己是怎样去抽出了胁差,俯身从背后将逆刃抵在了半藏喉结。

 

半藏知是源氏,并不为所动,默默地擦刀上油放好,任由源氏去将自己胁迫在臂间。

 

“哥,院子里的樱吹雪,很好看。”

 

违心的话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源氏用胁差的刃尖沿着半藏衣物划破,低头吻上被花绣染蓝的皮肤。

 

半藏的黑发半藏麦色的皮肤半藏结实的肩线。吻上去带着薄薄热度的确比院子里易凋的樱花更富有真实感。

 

“源氏,樱吹雪不过是一夜间的事,忘了就好。”

 

被胁差划破的衣衫落在地板,源氏就势将半藏压在身下去用牙齿咬在对方肩头确认着对方的态度。

 

若是挣扎在欲望之间的情形能够驱散那些脆弱的不快,源氏情愿什么都不记得。

 

推倒的刀架弄出不小的响动,半藏这时才翻过身来双手越过源氏肩头。

 

“优柔寡断是忌。”

 

半藏吻上去同样以唇舌报以回应,齿锋撕破嘴角腻出满嘴的甜腥味道来。源氏张口,将那些腥腻连带半藏的舌照单全收。舌面相互磨蹭从口腔狭窄的空间中交缠如蛇,源氏合上眼睛沿着半藏裸露的胸膛一路向下扯开了人的腰带。

 

他并不想因此而放弃这个吻,像是被鲜血刺激的兽,源氏只知道狠狠地吻下去同时用手在半藏身体上游走寻找破绽。

 

呼吸相闻,色味共知。

 

“半藏,是我赢了。”源氏还是找到了破绽,从半藏胸前停下手指间正捏着人乳晕间,而因为疼痛觉得刺激的半藏松口,此时枕在地板正大口的喘着气看向源氏,脸色殷红。

 

“我没有手软,半藏,我还以为你不愿意。”

 

年轻人恶劣的笑容浮了上来,他垂眼欣赏着兄长起伏的鼻翼与染着他血色的嘴唇,重新俯下身去用唇落在人脸颊厮磨。

 

“樱吹雪,也是相传真夜中某人的思念成疾。”

通り过ぎた季节を血で染めて
血染过那失去的季节

生命の意味を刻む
刻下生命的意义

命果てる其の日迄
生命终点就直到那日了

评论
热度 ( 70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