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暂时的休息一下。暂时的吧。
源藏外岛田攻。谢谢。
头像@不瞎不正 ❤

一个脑洞

如果问康德这辈子最烦什么玩意儿。

何明雨首当其冲当仁不让,应该是占了康德人生所谓“大全开黑历史起底榜”前三甲之首,透明的状元郎。

诶话说这个状元郎一般是一表人才丰神俊朗。但是我们之前说过了,是“康德最烦什么玩意儿”。那说难听点,得了,还是引用一下当事人自己的那句话吧。

“何明雨,就他,那人?!啧…什么jiba玩意儿啊。”此处疑有讹误,毕竟康德语速慢,唯独这句话他是翻着白眼用理工大食堂千里之外取敌军首杀的语速说的。

言而总之。康德自打认识了何明雨就没过一天安生日子。

“我他妈活了二十多年,就他我还真没见过比他更精分的,整个一让电极搭错导致螺旋叶逆转漏液,引发主控电路逆行的,玩意儿。”

又一次,康德在夜市吃烤腰子的摊上安静的喝着啤酒如是说。

“哥们宁肯生吞二斤小苏打都不想见他第二次。除非他现在端着烤韭菜给我唱十送红军。”

很不幸,歌声就这么响了起来。


评论
热度 ( 1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