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そしてあたしに灼き付ける、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OW/源藏】撕魂。23.~24.

*AU。双黑。
*估计不是什么好设定,就是为了苏兄弟俩。

前略:1~11   11.5~13  14~15   16~17 18~19 19.5~20 21~22

*一篇慢热的相爱相杀。

*源氏最终未被杀死,与兄长共建帝国的世界线。

*OOC OOC OOC


快完结了,如果不出现什么突然爆字的奇怪的展开的话,快完结了。

写到现在回头捋着大纲自己看都觉得头痛。

感到了自己笔力真的不行,开始思考要不要或者值不值得做本参加夏季slo13了。感觉上应该还是不要吧……呜呜呜我写文太差要被打啦。


———————————————————————————



23.

 

智械危机爆发后,所有文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乱世之中想要生存已属不易,但对于岛田这样的组织来说,乱世恰恰是他们可以扎根并且为之掌握的土壤。经年累积之下的家业确保了他们家族的完整,且在混乱中藉由宗次郎的努力成为了日本境内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

 

“这家族它就像一个小小的国家。岛田一族有自己独特的一套规则。权势,经济。然后是内部的压力与丑闻。这些因素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一旦遭到打破,他们便会重组变质,甚至衍生出更加复杂的恶意乃至仇杀。”

 

诚如宗次郎所言,岛田有着它自己的法则与生态,其中曾有过的也不只是恶意与凶杀,更有着层出不穷的背叛。但在继任者登位前,权柄松动,薄弱的生态系统濒临迭代,原本曾被宗次郎压制统一的势力纷纷伺机而动,开始了新一轮的倾轧。尽管当时在宗次郎的授意之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长子将会坐上帝国的宝座。

 

但总有些蛀虫蠢蠢欲动,总有些危险分子意欲取而代之。

 

“源氏才是我们中更受宠的那个。”半藏开口,他看着黑暗中麦克雷闪闪发亮的眼睛,像是凝望着远处的灯火失去了视觉的教点,“而我自危,决定在他被家族侵蚀学会背叛之前,就将他收入囊中成为我的拥趸。”

 

“我杀了他,因为女人。”

 

故事的一开始便流于俗套。半藏在这时才回想起来,当年那桩血案的始末,自己从未与第三人提及。

 

是他将源氏斩杀于京都别苑的樱树下。

 

半藏与源氏一起倒在血泊中,他们崩断的刀刃落在他们身边,而彼此的手指却紧扣在一起。而宗次郎则站在远处,看着与传说中相互呼应的兄弟俩走向死亡。

 

仍是暮春。

 

前一夜被骤雨碾落的樱花遁入泥沼,源氏从绯覌房间匆匆离去,臂间还缠着绷带透着丝丝血迹。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藤原的幺女,兀自对着满地凌乱的狼藉攥紧了拳心。

 

次日两家上下内外便沸若滚水,坊间甚至传出幺女与次子私通的逸闻。

 

同时两家联姻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长子的婚事与丑闻搅成一团,在越来越离谱的传说中被无限扩写放大,最终传成了兄弟将为此阋墙夺权的闹剧。

 

宗次郎尽管宠溺源氏,但这番风评之下,身为家主再不表态,恐将天下大乱。

 

而无论坊间如何沸腾传说,都不会有人知道这次所谓“私会”的幕后,那本该隐忍的长子究竟做过什么决定。

 

“我喜欢的人,从出生便会被我喜欢着。”

 

长兄的嘴唇柔软,带着吟酿甜腻的头味,所有酒精都在亲吻前挥发殆尽,所以在亲吻时他们只从彼此唇间分享让人心醉的香气,不带丝毫醉意扰乱他们的性质。

 

源氏忍不住将这个亲吻与记忆中夏祭屋顶的那次相互对比,尽管他的兄长唇吻柔软未变,可十七岁半藏唇间的栗羹香气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了酒气透着微微的辣味,再不会像那个亲吻一样温存可人让他心存怀念。

 

“源氏。我喜欢你。”

 

二十岁的半藏垂眼时睫毛细密,双臂绕过源氏的颈肩,手心微汗贴在源氏背中。

 

“源氏。我喜欢你。”

 

并非爱,并非承诺,并非戏弄。但长兄的神情虔诚而绝决,仿佛随时会死去一般嗓音颤抖。而源氏只是握住他的手,将长兄柔声的企盼与诱惑折叠于掌心,随着夜晚一并吞入胸腔中。

 

但这份转瞬即逝的爱情只是开始,一如樱花坠落,没入泥土等待漫长的腐烂。

 

“我并非不怀好意,但我也决不允许伊势谷的血液玷污岛田之名。我并无意冒犯,但绯覌小姐远不够格成为岛田的女人,而且你也应该明白,从一开始半藏对你,不过是虚情假意的恭维。”

 

在谣言发酵的前一夜,年轻气盛的源氏从未想到他的一念之差,究竟将他引上了何种道路。

 

 

24.

 

 “是我让人散布了那些谣言。我利用了源氏,做了一个帽子戏法,即便是父亲也不知道我的打算。我知道伊势谷的打算,他们打算利用婚姻渗透岛田,即便是父亲默许,我也不认为这桩婚事会为我带来什么实际利益。而唯一能帮我摆脱这段婚姻且能提供稳妥支援的人,除了源氏之外,别无他选。”

 

麦克雷将镀银的打火机在指间转了三圈,而仅仅是为了从口袋里掏出它,就让牛仔挨了半藏不少白眼。但麦克雷只说服自己这时为了“任务”,想得到适当的放松也是分内之事。

 

岛田的长子似乎是想在“死前”寻得一次倾诉,而徐徐展开的陈年旧事则是麦克雷从未思考过的东西。

 

谣言由长子散布。而之后的事情似乎一目了然,伊势谷与岛田的冲突,而失败的婚约与牵扯不清且败坏家族名声的子嗣

 

“母亲在源氏出生后不久便去世,而源氏与她肖似的眼睛则成了父亲的慰藉。他理所应当得到宗次郎的宠爱,而我却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开始认为次子是我的威胁。但他确实与我流着同样的血液,会在雷雨的夜晚到我房间。他给了我足够的信任,但却不知道我的打算。尽管我知道父亲无意让他插手家族的生意,可他已经作为岛田出生了。”

 

“抱歉。”麦克雷打断了半藏,“我对岛田的事已经略有耳闻了,我更想知道你们兄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与源氏,究竟在联手前发生过什么?”

 

“并不是利用,而是在意料之中。我原以为凭着父亲对源氏的宠爱,会为了家族考量而选择压下丑闻。而我则会从中周旋,将谣言作为借口,进而提出退婚。但我错估的却是藤原的态度,或许与他们背后伊势谷一族的野心不无关系,他们否决了退婚的请求……而我们的父亲,因为他的威信会因此受损而动怒,勒令我跟源氏必须给他一个交代——”

 

半藏说到这儿便阖上眼,在黑暗中发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叹息。几步外的地面上,一束月光沿着狭小的方窗洒落光斑,冷冽高洁。而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原本与他隔着一臂远的麦克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他跟前,低头看着沉默的半藏。

 

“而源氏因为对你的‘栽赃’不满,所以引发了你们兄弟之间的火并?”麦克雷像是打了个哈欠。

 

“听上去合乎情理又天真直接的推理。”半藏睁开眼与对方视线交接,“算得上是一个入门级别的遐想故事了,然而对我与源氏来说,事情并不是这样。”

 

“他没有不满,甚至在那些谣言被散布出去以后他就察觉了我是主谋。源氏果然没让我失望。”

 

半藏少有的露出笑容,带着欣慰与痴迷的成就感。

 

“父亲怒斥这样的把戏让他颜面扫地,他勒令我们给出交待而我不过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所以选择了僵持无视,而我则在那时得到了你们提出的协助申请,就在利物浦港,我替源氏完成了他的成人礼。或许这就是命运,父亲让我们给他一个交待,而我则得到了这个机会。”

 

这的确与麦克雷的猜测相去甚远,甚至已经复杂曲折显得破碎且难以理解。

 

“削弱伊势谷的势力,我知道父亲会默许我协助你们的行动,因为宗次郎厌倦了黑爪的拉拢,反而将大部分组中的事务移交到我的手中。利物浦港事件是个开始,源氏对伊势谷的不满在利物浦港的杀戮中燃烧至盛,甚至不需要我的煽动。在回国之后,我们便瞒着父亲,架空他权利的同时,在组中布下眼线对其中心存异端的勾结了然于胸。源氏与我不同,他选择了用一个少年单纯而直接的方式,给了伊势谷‘交待’。在僵持了数月之后,他便开始挑衅摸索,对我承诺他将会处决伊势谷根植进岛田的眼线,一如我的期望,成为一柄利剑。”

 

“事情未免太顺利了。”讲述到此,麦克雷自觉哑然。“在我们的报告里,源氏明明是厌弃家族的那个。”

 

而半藏仍旧看向他,神情冷淡,不可一世。

 

“你能从我这儿听到的故事就是这样。杰西。无论你相信与否,对我而言,事情就是这样顺利。”

 

与此同时,藤原的茶室内。

 

绯覌看着影像中的那个男人,满脸的不可思议。

 

加布里埃尔·赖耶斯。只在新闻报道中被零星提及的一个男人,在加入守望先锋后就销声匿迹,公开的资料不过是一届顾问。而他作为“暗影守望指挥官”活跃在暗影中的事实,则变成了鲜为人知的秘密。

 

“实际上我与源氏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看上去这出乎了您的意料”莱耶斯当先开口。“事情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复杂,因为某些利益关系下,我们选择了源氏作为合伙人。说起来可笑,这是在根除伊势谷利物浦港隐患时,我们才得到了与源氏合作的机会。”

 

莱耶斯面带微笑,而绯覌则满脸不解。女士看向桌对面的若头,后者仍旧是表情冷淡。

 

“半藏对我说了谎。利物浦事件,就仿佛是孔明借东风一样的机遇巧合,让他把我们都算计了进去。”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