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我死之日,无树无碑。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OW/源藏】撕魂。21.~22.

*AU。双黑。
*估计不是什么好设定,就是为了苏兄弟俩。

前略:1~11   11.5~13  14~15   16~17 18~19 19.5~20

*一篇慢热的相爱相杀。

*源氏最终未被杀死,与兄长共建帝国的世界线。

*OOC OOC OOC


填坑填的我要死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这篇真的是写到我肝肠寸断,当时为什么要犯中二想起来这么折磨自己。我明明最不擅长的事就是动脑子写剧情。

一千年过去了,这篇竟然更新了。

这篇能更新全靠几位一直执着于这篇的朋友们,我先给大家磕一个谢罪。

对不起。

———————————————————————————

21.

 

“我是否该向您问候呢,岛田组长。”

 

旁人散去的大厅中只剩了绯覌与源氏,坐上伊势谷尊位的嫡女一双娇艳欲滴的红唇张启,明目流转间望着源氏就坐,拢袖将茶盏推过茶盘。源氏在被雪浸透的西装上批了一件大氅,显然是临时借来的。他接过茶盏并没有引用,只是将它握在手心暖着自己冰冷的指尖。

 

“先前交代给你的资料相信你有加以善用吧,绯覌。”源氏轻轻咳了出声。

 

“进行了一次清洗,完成交易的三成酬金也已经交付到了您的账户。”绯覌垂眼躲开了源氏的视线,她抿一口清茶,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手腕在微微颤抖,“令兄的后续,您打算——”

 

“啊。那个不是我们一直记在交易中的吗。”源氏打个哈欠,手指蜷起轻轻敲了敲桌面,“绯覌,真是可惜,如果当年不是那件事,现在我本该叫你一声大嫂的。”

 

源氏早就注意到了绯覌并不起眼的慌乱,但他并没有点破,反而将手插回口袋,将一块被刺穿的钢铁零件摆在了桌面,零件中间已经被洞穿,从内里爆出的火花将刺出的痕迹边沿燎成了漆黑的颜色。有淡黄色的液体还在渗出,刺鼻的气味中混上了丝丝甜腻的香味。

 

“这——”绯覌一惊。

 

“FID-20,服务型智械,相比其他型号而言更为轻巧耐用,同时为了节省成本,这是目前市面上唯一将能核与芯片分开装载的民用型,采用液导能源,所以他的能核才会中空略显薄弱。”源氏语气平稳沉着,与他脸上略带嘲讽的笑容并不相称,“而这中间已经渗透干净的东西,恐怕不用我说是什么了吧?”

 

绯覌原本艳丽端庄的脸庞此时已显苍白,眉心紧蹙。

 

“这不过是一道保险。”女子的嘴唇抖了抖,她知道源氏在盯着自己,仿佛盯着猎物。

 

“液体炸药做保险?一旦半藏反悔和谈,就让智械引爆伪装成短路事故?别以为你在岛田内宅里埋的人是稳妥的。”源氏将桌上的茶壶提到自己跟前,他不再看着绯覌,反而开始饮茶,“我们的那个顾问呢?姓孔德的那个。我还跟他有些私债,你别想打他的主意。”

 

绯覌自始至终都在看着源氏。她捡起桌面上扔着的那块零件,上头捅出的破口并不扁平,相对一般的直刀而言,更像是纤细的四棱刀弄出的痕迹,能留下这样痕迹的武器——自然只有半藏持有的手杖。源氏刚刚的发言也不是虚张声势,她的确在岛田的内宅中安排下了内应。

 

“他跟令兄。就在这处院落的某处。等到我们谈完正事,自然也会一并交到您的手里处置。”绯覌把手心的薄汗在膝头擦干净,她低下头,像是在对源氏致意,“与岛田新任组长的合作对于伊势谷而言,是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我当然知道伊势谷的期待。”源氏说话时手指已经捏上了绯覌的下巴,女性的颌骨精巧纤细,像是稍一用力就可以拗断在指间,“三年前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绯覌,我就知道伊势谷的女人,带着怎样可怜的期待了。”

 

“哎呀,您这是说什么呢。若说起期待,岛田的男人又何尝不是,可与岛田的欲望相比,我们女人家这些微不足道的期待,也不过是在希冀惨淡的爱情罢了。”女人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抗拒,近乎坦然的与源氏四目相接。

 

“绯覌。绯覌。”源氏摇了摇头,最终用唇轻轻碰到对方额角,“三年过去了,你这点儿希冀惹出的闹剧,差不多该让我了结了。”

 

“Beep Beep——”

 

饶人的电子提示音从源氏腰间响起,次子重新落座后展开了上头的全息投影。

 

“我猜我没错过岛田继任者的第一次正式会话。”

 

绯覌的视线落在投影上,那张面孔与声音说不上熟悉,但当她看到对方靛蓝翻领上镶嵌的徽记,尽管镇定若她,也由不得深吸口气。

 

“我是加布里尔·赖耶斯,代表BW为你们带来问候。”

 

 

22.

 

“我原本以为我们能好好谈谈——”

 

暗室里几乎只剩下能塞下两人身体的空间,而地板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潮湿霉味活像是三月份的落叶堆。

 

麦克雷抬头望了一眼天花板,像是在分辨着上头咚咚作响的声源,片刻后他确定并无所获,干脆又将先前自己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以为我能跟她好好谈谈的,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四个不存在的债权人需要接洽,还有我的私运履历,啊,半藏,我真的很想跟她好好‘谈谈’,她的眼睛也很好看。”特工像是在活跃着气氛,全然不在意他身旁的人面色凝重,“当然,为了阻止她杀你。”

 

“她不会杀我的。”半晌之后,家主的声音才从喉咙里挤出来,“绯覌不会,尽管她说是私人恩怨,但一旦她做了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就无异于挑明了伊势谷的意图,与岛田火并显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那还真是,无聊……”麦克雷显然笑了出来,黑暗里能听到他吃痛的吸气声,“我后脑勺好久没被人这么敲过了,老天爷……”

 

似乎有融雪在顺着屋檐滴落,在一阵杂乱的脚步之后只剩了水滴凝结坠落的响声。室内的温度似乎开始降低。特工瞥了一眼被脉冲手铐管束着的岛田组长,而后者正努力尝试着挪动身体,好让他僵硬的身体得到些许放松。麦克雷知道他瞬间的庆幸来自于他手上原始的拘束方式。

 

“如果你继续说下去,可能还会提前出现脱水的症状。”半藏瞥了特工一眼,薄情的嘴唇一直紧紧抿着直到血色褪尽,“但是在你脱水以前,恐怕我会更麻烦……”

 

半藏像是在自嘲,他原本沿墙才坐直的身体颓然向后滑去,组长将手抬高了些,借着窗口苍白的光源查看手腕上被脉冲弄出的红色伤痕。

 

“不要紧吧?”麦克雷问到。

 

“封闭的药效快过去了。”半藏回答。

 

 “我只用了一半的药量。”半藏打断了对方的同时不免露出了轻蔑的眼神,“带着手杖原本是想防止这种情况,而且我的演技并不好,所以我只用了一半的药量,佯装起来正好。”

 

“啧,那也真是差劲透了。”麦克雷用被缚的双手尝试去碰到半藏的手肘,“组长,如果你是有备而来的话,就像那些老电影里似的,总会在身上藏些利器防身的吧?快点儿交出来,只要我能绞断手上的绳子,或许就能从这儿脱身呢。”

 

“你是说混着30%合金丝的绳子吗,真乐观啊,美国人。”这下家主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揶揄也不像是感叹,甚至连原本冰冷的音色都开始消融了。封闭药效的减退越来越快,半藏这时侧过身体,还在试着蜷缩试探着膝头的疼痛等级。

 

麦克雷不再与半藏搭话,他只是略向前倾身看着半藏的举动。他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开始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堆不相干的东西,安玛莉,莫理森,莱耶斯,在他来之前那些人对他说过的话仿佛变成了滚动字幕,一圈圈盘旋起来阴魂不散。

 

“洗白岛田的产业,啊,干你的,半藏,真是没有你不敢干的事,你到底背叛了多少人。”冷不丁的,麦克雷也让自己沿着墙滑到地上,平躺下看着半藏的背影,他管不住自己想要说点儿什么,或许是想吸引半藏的注意力转移对方的痛苦,“只说干脏活的话,如果这次能平安无事,你要不要再去跟加布里尔聊聊,洗白这件事他有些经验,再加上莫理森,他俩肯定愿意为了‘和平’给你提供最大的帮助。”

 

“那不过是你们虚假的和平。”

 

尽管麦克雷压根儿没指望半藏能回话,那一点儿都不影响他听到半藏声音时如释重负的心情。

 

“伊势谷这次和谈的目的你比我更清楚。恐怕他们私运涉及的货物种类数量你们的线人都一清二楚。相比他们刀口舔血的行径,岛田祖上便在经营的军火基业显然更为体面。我并不是在洗白岛田,不过是厌倦了伊势谷以婚姻为遮掩的笼络。哪怕我并没有踏上联姻的道路,他们也在从内部试图收买岛田中与他们有些血缘的族人。”半藏一边说话,一边将膝盖再蜷起一些,好让自己的手指能够碰到冰冷的关节,“源氏说他已经受够了我被私人军队簇拥的架势,我也一样。所幸,我才先下手为强,巩固的同时降低交易风险,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才是我的考量。”

 

“啧。”

 

牛仔咂舌,干脆伸开手臂像是想伸个懒腰。他的视线落在半藏后背,西装领上露出的小块肌肤上藏着玫瑰色的印记,这让他不自觉抖了抖肩膀,源氏与他在走廊的那次交谈历历在目,他将这对兄弟在自己心里又做了一次考量,从而确定源氏当日的捉摸不定与现在的半藏几乎如出一辙。而他也不打算偏袒其中的任何一个。

 

“乃至手足相残。”麦克雷话中玩味。“我发誓,岛田组长,你跟源氏绝对是我特工生涯里接待的最后一对兄弟了。我不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但是,半藏,作为一个朋友,在我看来,你对源氏在这时放任,恐怕会成为你日后最大的败笔。”

 

杰西·麦克雷。你惹上的麻烦加起来能填平伊利奥斯的巨井了,他在心里自嘲。他应该对岛田的双龙作壁上观,而非产生好奇且身陷于此。

 

“我知道,杰西。”

 

半藏转过身,在一片黑暗中麦克雷看到了对方苍白的脸色,可半藏眉眼从容的程度让人不得不钦佩。

 

“如果你觉得不解或者好奇,我与他曾经的手足相残,今夜我就可以一五一十的讲给你听,他们不敢轻易对我下手,但你,小牛仔,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你原本有机会逃走的,从我对这些人的背叛里,你没必要跟我一起遭报应。”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0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