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饲我以血。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玩家一号/修东】短打一则。

*年龄操作。

*原作梗,但是真的不推荐看原作啊啊啊啊啊啊啊。

*年下是好文明。

*只是一个脑洞的短打,只是想看一个普通的日常。

 

***

 

“敏郎,喂,敏郎。”

 

“嗯?”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这次是四十三层的高空坠落,还是斩断了巨大哥斯拉的手臂?”

 

“都不是,敏郎,我梦到了一对刀,藏在龙与地下城里,原本不存在的一对刀。”

 

“那你应该打给珀西,小子,他可以给你做出一模一样的来。”

 

“啊,真是个无情的兄长,面对把所有趣事都第一时间分享给你的义弟竟然这么冷淡,而且今天是周二,珀西如果能听我说这个,那才有鬼了。”

 

*** 

 

“只有些芝士玉米片,啤酒在冰箱第二格,当然我觉得你应该再等几个月。”敏郎把手里的手柄丢下,转过头看着破窗而入周,稍微有些头痛,“这个月的修理费快要抵得上一颗贤者之石了,所以拜托你下次走楼梯是行得通的吧?”

 

而少年不以为然,干脆将跌碎的滑翔板跟撞到花漆的头盔一起扔在地上,甩甩乱蓬蓬的头发笑了出来,“看上去我对平衡系统的测试总差那么一点儿,应该是我输给艾奇的绿洲点还不够多。”

 

“那可以考虑来做安保,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相互合作。”敏郎瞧着周,四目相对时才平复了一贯淡泊的眉眼,显出一种亲密而疏离的神态。

 

“如果你肯对我笑一下的话。”仿佛旁若无人,周径直从背后搂住了敏郎的肩头,像是他小时候与对方会面时可以去做的一样,先是用手臂绕过肩头,随即收在脖颈往后勒紧做出类似背刺动作。

 

不过那时……

 

这次轮到少年皱紧了眉头。

 

然而下一秒,来自敏郎手心熟悉的温度便从腕间传来,与记忆中分毫无差的力道也随着对方的手指附着到手肘臂中。这些都与自己的记忆分毫不差。

 

接下来的事情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先是后背着地发出的闷响,即便这时公寓里扑着厚重柔软的地毯也会有清晰的痛觉。然后就是一记暴栗,敏郎的手指也是修长有力,敲在额头上倒比后背的疼痛更集中儿尖锐。

 

“出局。”敏郎总是闪烁的眼睛弯成了一线,睫毛的尖端与刘海的碎发碰到,在阳光之下亮晶晶晃来晃去。

 

“啊,超差劲,超痛,超不爽。”周抿起嘴唇,伸手拉住了敏郎向回抽去的手腕,“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过去有几年了…但兄长的警惕性真是一点儿都没变,明明是自己提出来希望我跳槽的。”

 

“喏。”敏郎反手指着地上的一片狼藉,“修,想要成为受人信任的大人,这可不应该。”

 

“但不管我在别人跟前什么样,敏郎也会觉得我没有丝毫长进吧。”周察觉到敏郎的衬衣领扣敞开了三颗,锁骨的轮廓影影绰绰,蜜色健康的肌肤跟洁白的衣领相互映衬,吸气时能闻到柠檬牙膏混合洗发水的味道。

 

关于绿洲歇服焦虑的心情与实验的不顺就会在这时候一扫而空,完全融化在两人之。而这样的味道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周,现实可贵。

 

“有一阵子,我总会做那一个梦。”周伸出手,指尖蹭到敏郎下颌上细细的一层胡茬,“像是另一个宇宙中真实发生过的事,我反复梦到你被人从东京的公寓推下大厦……就像真的一样,到现在我都没法让自己相信那不过是个梦。”

 

“修。”敏郎的声音低了下去,“从七年前做到现在?”

 

“一直。在我成为能让人依仗的大人之前。”周这是却变得笃定且沉稳,“从提出想见面,想与兄长产生现实的联系,总是不自觉地会有这种幼稚的想法,想成为能够与你比肩的大人。”

 

坏掉的窗口里有风吹来,温暖和谐,正是春日的氛围。

 

“那就当成是平行宇宙会发生的事吧,修。”

 

被成为兄长的敏郎握住了对方的手指,低头用唇轻轻触到周的指尖。

 

“等你醒了以后,我还是会在老地方等你的。”

 


评论 ( 11 )
热度 ( 180 )
  1. kamiti43Sertraline. 转载了此文字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