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traline.

饲我以血。

永远喜欢@不瞎不正 ❤

今晚听这首歌瞎鸡儿开的脑洞。狗血还无聊。慎重谢谢。填不动,这个坑太大了对不起。时期敏感就别考究了。只是个脑洞。

脑洞都是一千六我现在人都傻了。

BGM-《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那就当他是大正末期开始的。(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实际上麦克雷是当时受雇搜集情报的雇佣兵(但本身他是美国籍也算是双重间谍)。在莫理森(名义上的商社主实际是雇佣兵中介组织)名下的商社工作,以便进行活动。

先前他一直是出色的情报工作人员,直到在一次工作中结识了半藏,但他并不知道半藏的身份,只知道半藏身上背着一条人命正在被追杀。两个人是在港口的居酒屋认识的。

而很巧合的是那天天麦克雷正打算去烟花柳巷的地方放松一下,结果钱包被偷了,付不起酒钱,还是被作为浪人末裔的半藏解了围。

两个人阴差阳错酒后走到了一起。(半藏在这个设定里应该天然弯,麦克雷是双但是第一次意识到男人很可爱。)

所以这两个人始于一次419。

半藏自称是浪人,但实际上是精英狙击兵。两个人的身份互相知晓了,但仍旧在没有任务的时候相濡以沫安静相爱,不过也只有在人后能够亲昵。在公共场合只能掩饰,最多不过是在黑夜降临之后的巷尾如蜻蜓点水一样的轻吻。

大正浪漫的氛围之下,只做一些经济情报肯定不会有什么风险。但随着大正的崩盘,加上整个环境趋势瞬息万变。(昭和这个不用说吧…)麦克雷不得不涉险开始为了雇主做一些不太好的工作。

半藏也开始频繁的受雇于财阀与某些**(这个设定好敏感啊都不敢写…)。直到后来有雇主握住了半藏过去的那条人命。(实际上就是政....zhi斗争的派系,波及了兄弟俩的家族,半藏一时糊涂只能出逃。)开始以此作为威胁让半藏做更脏的工作(阿萨辛啊,现身吧!)。

半藏做的越多也就越危险。然而事情总会变得越来越坏,终于在后来他的“工作”波及了麦克雷的金主。(然而两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不过是各自理解对方的苦衷,心照不宣罢了。)麦克雷曾经提出过让半藏跟自己回西部的家乡,但是半藏吗,这种性格肯定不能同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的前奏越来越强,莫理森已经听到了风声开始外撤。莫理森建议麦克雷也尽快撤出小樽。但是麦克雷知道一旦他这一走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对方了,所以他把这件事一拖再拖,而作为留下的人,他接到的任务活动越来越机密,这最终导致了他的暴露,成为了半藏雇主的目标。

“抹消代号Dead Eye”。这是半藏接到的命令。同时雇主表示,只要半藏做完这一单,就告诉他源氏的下落,同时遣送半藏出逃。

半藏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目标就是麦克雷。

麦克雷这时则收到了莫理森的指令必须撤回总部,同时他被要求整理好所有机密,携带一切回去报告。

这就是两个人必须做决断的时候了。

就跟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麦克雷约半藏在港口的居酒屋见面。把从港口听水手们唱过的一首《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教给了半藏。(这个bug大概有一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

半藏向麦克雷隐瞒了任务。

麦克雷则毫不知情,他对半藏说了自己必须离开,他把藏在一封请帖里的戒指递给了桌对面儿的半藏,两个人这时候还是假装普通朋友的样子,在居酒屋里寒暄。

直到居酒屋打烊,两个人才离开,麦克雷第一次在路灯下跟半藏深吻,他向半藏承诺,让他一定要等着自己,在西部安顿好之后两个人远走高飞。

半藏答应了。麦克雷第二天就要离开。

但当晚半藏在两个人缠绵的时候告诉了麦克雷真相。同时半藏知道自己的雇主一定会安排其他人以防任务失败。

半藏实际上准备好了假死的道具跟棺椁,他伪装了麦克雷死亡的事实,在天亮时把麦克雷藏进殡葬车里送往了港口,让他登上了回国的船。

中间事情不多我也懒得说了。

直接说结局吧。

麦克雷乘坐的客轮被击沉,因为他不知道莫理森已经被控制了,消息是假的。而让他带好所有情报不过是为了方便石沉大海毁尸灭迹。

而半藏在该复命的时候还是胆怯了,他担心自己没有杀死麦克雷的事情败露会再次威胁到对方的安全,所以干脆连夜离开了港口再次隐姓埋名。

而直到战后,小樽港搬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独自经营了一家居酒屋,说是在等一位美国友人回来再一次共饮。

男人的中指带一枚磨掉了色的金指环,纯度不高,但据说来自美国西部,是淘金人粗糙而朴实的手艺。


当今天夕阳西下

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我已四分五裂

从此没有了家

孤魂野鬼天涯

永远也不能到达的船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La la la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Sertra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