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别看了羞耻play。

深夜话题吧,关于我对源藏。就这一次。

恰逢1700粉。

我其实是一个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喜欢一部作品一对CP的人。但是我本身是反应迟钝犹豫不决的人,丧,不积极,甚至会因为喜欢的CP患得患失。

我一开始甚至都不知道我站的到底是兄弟俩是谁的top。

因为我在看完双龙之后,怎么说,我无法完全的复述当时的感觉了。那种感情对我来说是一种诱惑,完全且让人能够想象的到形状,同时又有他自己的延展,然后我看到了无限的可能。

惯常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在骨科跟年下方面有一种偏执的喜好,甚至有人几番向我安利SPN之类的兄弟,但毫无疑问失败了。我一直对欧美的CP抱有一种围观的心情,自嘲是墙头草跟风粉,可我没想到的是OW这个游戏,竟然用他的一部CG把送入了这个平时我不感兴趣的范围。游戏,欧美,FPS,电竞,这几乎是我从来没涉足的领域。

所以源藏之于我,大概就是。“那不是我这一生唯一一次想为之讴歌的恋情,但也是我的唯一一次。”说矫情了这就是第一次被完全的撼动了栖息习惯。

而我在吃下这对CP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推特跟汤还有p站,疯狂找粮(那时候麦藏都是神TM拉郎,骨科更别提了,一片荒芜)。2016.05,lofter源藏&岛田兄弟tag下,共计5篇内容。然后我以为我跟平时一样,入了一个冷坑。所以那时候思酌再三,我决定用我一年没打开过的同人文件夹,自给自足。

我现在特别感谢当时的自己,没有知难而退,反而因此打破了自己的记录,遇到了如此好的一群人,遇到了能看到这儿的你。

我萌CP的时限大概是一对三年左右,我对时间的把持大概就是每三年一个单位,大约我喜欢什么都是三年,很奇怪。而且我在之前的CP里,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关于每一对CP,我几乎都会有一个企划,那就是选择一个题材,并且以年为单位来为他们写出一份长篇,只有这一篇是我最为上心且不离不弃的。但是不得不说,我给了源藏两个企划,这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所以我才断定,这对兄弟在我眼里在我心里都有无尽的可能,这样才让我为他们做了两手的设想。

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该说说角色。

我最开始并不偏爱两兄弟里任何一个,吃藏受是因为被kink到了叔受+年下的高点,所以我最开始就没想过让这两兄弟分开。现在依然。

暴雪爸爸的初稿里,他们是一位性能尖端的机械忍者。而后来因为角色设计过于强大,才拆分成了两位。如果网传的设计图稿没有出错,最初这位忍者的设计稿,在形象上也更为贴近源氏。
同时
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我私人的妄想里,从那个时候开始,源氏就主导了一切。源氏保有大部初代的特点,而被分离出来的,就成为了半藏。也成了那个故事里的兄长。

而且在英雄故事中,也在有意无意确定着源氏有着父亲的偏爱。他一开始就作为次子自由的成长,成了看起来拥有一切的花花公子。他的反叛以及措手不及的死亡与怨恨几乎毁了他,但又成就了他。

然后是半藏。
长子,尊荣,权术,父辈的期望,出色的手段,出走,失手,悔恨。这几乎让我在看到英雄故事时觉得,半藏的内心已经枯竭了。

我个人来说,非常喜欢男人绝望且摇摇欲坠的设定。大概半藏是后者。

其他按下不表,我当时情不自禁的,就让我想象着两兄弟的童年。作为巨蟹我总是会往感性且母性的方向想,所以我擅自想着,如果两个孩子,在童年时就被区别对待,那么等他们长成,受到的影响又是该有多大。

身为长子被教导完璧无瑕的半藏。
身为次子尽享天伦奢悦的源氏。

有些人说青年与中年的半藏都享受权利。但如果是在他的童年,对于一个孩子而言,被剥夺了天性为了少主跟家族继承存在的半藏没有任何选择,他生来就是如此。如果他不试着去将这些当作他的喜好,他又当如何?在他尚未知事的年纪,对于一个本该玩乐好奇的孩子而言,让他内敛克己,在一个黑道家族中成为完美的继承人,他又该遭受过多少磨砺?

也有些人说源氏从来自由。我也如此认为。源氏从来自由,他来去自如周旋有方,而且不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纨绔子弟,他是灵雀,同样有着成为继承人的潜质。到他没有必须继承的枷,所以他也不会明白半藏的心情。

半藏或许会从一开始,在他孩提的天真里羡慕对方吧。自由的雀鸟,可以撒娇的兄弟,拥有偏爱的次子。

我不知道他们兄弟间到底如何成长相互照应。但很多地方我都能感觉到暴雪的梗,比如夜不归宿,比如兄弟的比试对决。

“就像小时候那样。”
“这次是我赢了,哥哥。”

最重要的,在我印象里让我动摇不止的一点。是半藏唯一且持续至今的反抗。

他离开了岛田,以他兄弟的死,以他的“失手”为契机。他离开了岛田,成为了一道虚幻的影,如双龙动画中的暗示,开始行走世间。

我曾将大宅比喻为坟墓。半藏原本注定埋没其中的人生,被他的灵雀用生命撞破了一角。

源氏反叛兄长,拒绝与家族合作不过是他一贯的作风,他有自己的打算可以独立,但他却不知道忤逆对于半藏来说是最为致命的死穴。换而言之,半藏或许从没忤逆过他的家族大义,只因为半藏是长子无法摆脱。

兄弟的矛盾中必定会有权柄的博弈,人心的归并,以及不同的成长方式养成的思维习惯。

这两兄弟在这场博弈中却都是悲哀的,无法辩识爱与欲望的囚龙。

这就是我对这对兄弟最初的设想。

而把时间推回游戏背景。现下的源氏终于回头。

“我知道你每年都会回到这里。”面目全非的源氏对半藏说着。

“你什么都不知道。”半藏向着“陌生人”怒吼着。

那给了我一种错觉,像是隔着时空,他们年少的两人也会这样对话,互为表里。

——你不过是家族的头领,我不愿意向你屈服合作。
——而你却从没意识到,你的自由也来源于这个家族。

一如他们矛盾的开始,自以为是的互相了解。以及血气澎湃的杀意恩仇。

他们在过去是否尝试过补救呢?

现下的源氏在月下用刀刃斩断了半藏的箭矢,将刀锋抵在对方喉咙之后才以带有禅意的语言与其示好说话。

他仍旧是孤傲的,苏生且自由的灵雀。
而他的兄长,自认罪人漂泊浪迹的少主,此时已经一心求死。

他给予他自由,他给予他生杀。仿佛宿命轮回中他们就是如此,该着了有这样一段往事。

他知他未死。他早已失去一切。跨越了死与生之后,他还是来到了月下寻他。

“他们最终决定联手,挽回世界上破坏的一切。”

失去种种因果之后,他们不是正如双龙的结局吗?风云际会,该做出抉择了。

这个抉择暴雪爸爸尚未揭明。但在游戏中,半藏也已经几次三番的婉拒了“重建帝国”的邀请。

态度暧昧的怀柔,或许是他另有打算。但半藏浪迹的岁月里,他是否又踏遍了源氏可能会存在的地方呢?

白狼与银狼。
灵雀与少主。
贝都因与独狼。

冥冥之中,他们竟然如此相像,拥有如此多工整的对仗。

若他们能够重逢的话,那一定就是我所能想象的到,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一种关系。

从一个身体中分解出的两个灵魂,拥有神话中龙神的力量与经历,大难不死的反叛与回首,刻在血缘的手足情深。

仿佛万华镜,折射出了无限的可能与未来。

……。
说好了随便说说不写小论文,好像我真的失态了说了很多奇怪的话。
妈的突然想哭,真的,他俩太好了,他俩太好了,妈的。
我,我真的,唉。不论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啊,他俩那么好,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这样好的人不会有过不去的苦难,喜欢他们的人也一定都会幸运的。因为他们的好而得到愉悦跟幸福,以期盼他们的结合。这不就是我最初的愿望吧。

诸君,我真的,诚心诚意的祝福你们,祝福大家。能够遇到这对CP跟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谢谢你们。十分感谢。
谢谢你们也一样期待着他们的幸福。

评论 ( 10 )
热度 ( 60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