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异录.

Ah, Sif, there you are, all of you 。
头像@不瞎不正 ❤

雨狐。

给赫总撸了撸。没明显cp向。瞎逼写你们随便看吧。


“老板,劳您舔些茶来吧。”


四月的季节最是多雨,茶店的老板招呼着来人,一时停下了手里擦拭桌面的活计,连应声都晚了些。青年人提着一柄青褐色的油纸伞,一身靛青的长羽织在肩头被打湿了点点印痕,将将显出了布料上繁复的暗纹。


“哎,好。正巧有前日里城中新下的煎茶。”老板搁下手里的抹布,用清水洗了两遍手才将茶斟满推过去,他又瞥一眼那年轻人的伞柄,应该是上好的竹枝卯起来,再上过漆,这样的伞柄最耐用轻巧。


“这位客人,您这是从哪来啊?”


外头只有潇潇的雨声,沿着刚发嫩芽的树丛一路淅淅沥沥,好不寂寥。


“是要回静冈去。今天出来取些东西,遇上了这雨,可不就耽搁了些行程。”


年轻人倒是健谈,也不见外。


“啊,我说呢,这时节会来山径的人也少,别说现在又是春雨连绵的时候,有时我在这儿呆一天,都不能见几个人呢。”老板擦毕了桌面,抬起头这才来得及仔细看一眼来人的面孔。但他也只是看一眼,就继续低下头摆弄着柜台里头的细小瓷碟。


是个生面孔,器宇轩昂的眉毛斜飞入鬓,好一副凌厉英俊的皮相。


年轻人并没有像刚刚那样马上回店老板的话。他先是低下头抿了口茶,让带着茶叶绵密香气的热水绕着自己舌尖荡开,合着春日间带着涩味的泥土气息吞入腹中。慢条斯理间还要皱紧眉头,像是生怕自己辜负了这盏新茶。


“老板,劳您再新置一杯吧。”


一盏茶约莫下了有三分,年轻人才再次开口。


“这茶还是要喝新沏的最好,不够我再给你添。但你再要一杯,放冷了就损了气味了。”老板见客人满意,自己先直腰松了口气弯起眉毛,再抬手时就将一枚小小的樱花瓷碟搁在了青年人跟前。“蔷薇糕,算是些茶点。”


“谢谢。”请求被回绝的年轻人也微微颔首还礼,深吸口气复而开口。“这茶不是我要用的,老板直管添来,其他的不必担心。”


“莫不是还有跟在你后头的人?”老板打趣一句,正看着年轻人用木签子叉开米糕白嫩的皮,蘸着内里流出的琥珀色花酱送入口中,蔷薇糕的味道让青年愉悦,嘴角跟老板的眉梢一样生动了不少。


“加了冰片制糖,混上春日揉干的蔷薇,渍在蜂蜜里,就连京都的点心师父都不能做的比我好。”不仅是茶,老板这人说话也是温度十足,更加手底下斟茶的功夫也精妙,只让茶水沿着杯沿打旋,却不激起一丝浮沫影响口感。


“您的茶叶可不只有内质好。”先是春茶再是繁花,年轻人觉得他口中仿佛被这个春天的美艳所填满,情不自禁就放松了,也跟着老板调笑。“这茶怕是在月光底下由少女采的,若不是遇见您这样小心的对待,反倒辜负了风骨。”


老板先前也只是觉得青年相貌堂堂,却到没想到连茶的制法都能品个一二。心下就觉得痛快,没白送他一份蔷薇糕。


“……哥哥。”


正是宾主二人说话间,无垠的雨幕中像是被人抛出两颗银珠,远处的闪电合着幼儿怯生生的语调,把先前静谧的气氛微微一震。


老板彼时手中正摆弄着茶勺,这时听到外头小孩子的声音,赶忙将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就抬头跟饮茶的青年一起去看。


竹椅那么高的瘦削身影正立在他的茶寮门前,小心翼翼的只贪了半个脑袋进来看。


“哎呀,这可是……”老板看着男孩儿被雨水打湿的短发乱蓬蓬的堆在脑袋上,同样繁复的靛蓝羽织已经被雨完全浸湿了,紧紧的贴在男孩儿肩头,透出底下衣物的轮廓来。


“喏,所以我才向您要热茶啊。”青年搁下手里的竹签,回身朝着男孩儿招了招手。“过来”


“哥哥!”像是得到了允许,男孩儿先前小心翼翼的神色一扫而空,这才把身体挪进了店门。


男孩儿欢欣鼓舞的模样落在老板眼里,让他想起了那些在雨中找到庇护所的麻雀,带着干净纯粹的欢愉。


而这时年轻人也起身,三步并两步走到男儿跟前,弯腰一把就把孩子掂在怀里,亲了亲对方沾着雨水的脸颊。


老板窥见年轻人的衣袖落下来,手臂上带着一圈青蓝色的精细花绣,但尚不待他看清,年轻人就再委身,把男孩儿放在与他比肩的高椅上,将茶杯推了过去。


“老板,再来份蔷薇糕给他。要是有行路用的稻荷寿司,也请给我包两份。”年轻人说话时眼睛还落在男孩儿身上,从钱袋里摸出一把零钱直接搁在了桌面。


“怎么不给小公子带把伞呢,这羽织淋湿也罢,回去感冒了可怎么办。”老板收了茶钱递上糕点。仍不忘快言快语数落两句被称为兄的年轻人。


“这孩子呀……”年轻人只是轻轻笑了下低下头,抬手将男孩儿被雨浸湿的头发又揉顺了才带些宠溺开口。“都说是狐狸的孩子,不怕雨。”


老板端详着年轻人,又看看狼吞虎咽吃着蔷薇糕的男孩儿,也只得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尽管他对长兄的态度有些腹诽,可他也不免想着,或许男孩儿还是多多摔打些长大才合适。况且这男孩儿与他的长兄相较,眉宇间的蓬勃气势也不输半分,料想以后也是个美男子吧。


而再待到老板将年轻人要的稻荷寿司准备完毕转回屋前,男孩儿也早饮足了茶水吃静了点心,正趴在他兄长的怀里像是小声埋怨着什么。


“喏,您要的稻荷寿司。”店主将包好的方裹放下。“另外我往里加了些蔷薇糕,小公子看上去饿了,你们要到车站还有一会儿,就让他在路上吃吧。”


年轻人接过那个小小的包裹,脸上的神色倒像是有些意外,他一手揽着男孩儿,一双蜜色的瞳孔在阴雨天也格外透亮。


“那,谢谢您了。”年轻人这时低下头,用鼻尖儿轻轻拱了拱男孩儿的发旋。“喂,源氏,起来,给老板道个谢。”


“唔…哥哥,你先答应我你抱我回去!”


老板听得出,这孩子怕是一路淋着雨来,这时酒足饭饱,正困意上头了。


但年轻人还是不在第一时间答话,他推了推怀里的男孩儿,直到对方知趣的起来,朝着老板道谢才又抬起手把男孩儿护在怀里。


外头的雨声突然渐渐歇了下去。


“我们该走了,看上去也赶不上今日的车程啦。”年轻人起身时借了老板的助力,将男孩儿捞进自己结实的胸膛里,提起包裹再次垂首像老板致谢。“明日天晴的时候,您去山上神社的鸟居底下走一走吧,我下山的时候正好碰见有人在那儿推销蔷薇的新植株,您不妨去试试运气啊。”


年轻人说完,也不等老板再道别,转身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


可也奇怪,四月多雨的天气也就真像年轻人说的那样,突然的放晴了一整天。店老板还惦记着前日年轻人落下的雨伞,想着万一能巧遇好歹也要还回去。


山径仍然没有什么人,老板所幸提起那柄竹伞,依着年轻人的话,往山脚的鸟居赶去。


不只是山径没有什么人,这种时节来参拜的人也极少。老板一路走到鸟居,眼尖的一眼就看见萧然立着红色的漆柱底下,正方方正正放下他昨天包给那位年轻人的布裹。


老板走到跟前再次辨认,也有些纳闷儿,这两人应该赶一早的行程就离开了才是。这包裹怎么会放在这儿呢。


他弯腰拾起包裹,才发现上头打着的风吕结底下压着小小的字条。


“承蒙先生恩惠,感激不尽。”


“这……”老板砸了砸嘴,挑开包裹时才发现食盒已经空空如也。而里头的重量不过是一束裹着新鲜花泥的蔷薇根,以及一只被咬了一口的稻荷寿司。


再无他物。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朽异录. | Powered by LOFTER